竹雨诗集(原创:徐建英)

小兽

文:竹雨                                

 

你这狡黠的小兽

在我花园里溜达

踏了我的玫瑰

我无法把你埋怨

扎伤了你的小蹄子

你无辜的眼含了泪

我帮你拔下刺

你奔向林子没有回头

此后我常常到园子里

玫瑰开了一季又一季

希望能看到你的足印

却再也寻不到你踪迹

那一湾清澈的泪眼

仍常常跑到我跟前

闪烁不停 闪烁不停

......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欢乐身旁坐着欲望

文:竹雨


淡淡的欢

浅浅的乐

像那小溪悠悠地流

似那微风轻轻地吹

 

不要靠得太近

切莫走得太深

欢乐身旁坐着欲望

它对人们蛊惑地笑

 

有什么正扯着衣角

是谁在挠着小心尖

有什么勾着人们的魂

又是谁引着人们的魄

 

禁不住朝它举目

止不住向它探头

魅惑像宇宙黑洞

有着无比强大的磁场

 

人们寻找欢乐

却被欲望掳走

人们祈求着幸福

却悄悄定制痛苦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心灵的遇见

文:竹雨

 

能够遇见一些

——思想之光

是神衹的感召

是精灵的呼唤

从来没有预示

只是听歌看文

然后保持安静

守着这颗殷红的心

默默等候光芒闪烁

——驾着星光车辇姗姗而来

 

没有固定时间

也不一定是期待的日子

是阴雨绵绵的午后

是明月高悬的夜晚

或是花开的刹那

甚至在迷雾般的梦中

总是那样令人无法捉摸

那些光芒总是选择不期而至

 

愚钝的心洞开罅隙

看见它洁净的光芒

款款而来与我交谈

有时神采飞扬

有时黯然神伤

或是怦然心动

也常潸然泪下

让心灵苍凉或是滚烫

让时光如水也让光阴凝滞

 

而后 

悄然离场并不翼而飞

我在纸上记录这些微光

记录这些心灵的遇见

如果哪天

不慎遗失任意一篇

那都将——永不再见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点火人

文:竹雨

 

情绪像一颗雷

在人们心中潜伏

有人把它点燃

伤了人也伤了已

 

那个点火的人

展示一脸惊诧

对你表达关切

对他流露垂怜

 

你向其控诉

他向其报怨

那个点火的人

好似公正的法官

 

看呀

那个点火人

正高高地坐在壁上

——观赏

四月之围

文:竹雨

 

流云

在窗前

徘徊了许久

落寞地走了

 

野蜂

在玻璃窗上

踯躅

蠢蠢欲动

想要破窗而入

窗内条几上

正绿鲜红肥

 

四月

忙得忘记了

春天的喧闹

人事荒诞

像四面墙

正向我围攻

 

我流下

春天的汗水

不是为了播种

也不是忙于礼赞繁花

我在

一面面人体镜前

惊恐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瞧,那一对星星多亮啊

文:竹雨

 

有一天

当我离开这人世

在我身上

最不舍的是

这使用一生的双眸

它们晶莹又通透

像深邃的镜子映照过人间

 

这一双眸子

是从天堂借用

当那一天来临

我将静静地合上眼帘

它们将重返天穹

在夜空盘旋闪烁

冉冉上升为最明亮的

 

自从来到人间 它们

看过许多善良还有真诚

看过不少丑陋还有虚伪

但是依然不可救药地爱着

——这婆娑人间

 

那个美丽的晚上

它们将发出

此生最为璀璨的光芒

把婆娑人间再度凝望

如有人恰巧在那时抬头

在北半球的上空定能看到

瞧  那一对星星   多亮啊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清泉的眸

文:竹雨

 

小婴孩

那湾清泉的眸

住着天外信使

闪烁星星的光亮

满益青莲的洁净

 

不用言语

一个回眸

就让人心生疼爱

一个顾盼

就能把人心掳走

 

渐渐长大

人世的尘 让那湾泉

日益浑浊 慢慢枯干

天使无法居住

在某个拐角抽身飞离

 

世上

最高超的化妆师

在成人脸上 眼中

都无法唤醒 当初的模样

从此 这茫茫岁月

都是 死亡冗长的回响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做个诗人

文:竹雨 

 

如果想在这人间

感受俗世里最深刻的爱恋

你去——找一个诗人

 

如果想游历炼狱

看灵魂要经受怎样的考验

你也去——找一个诗人

 

如果想进入地狱

看熊熊烈火如何煎熬恶毒魂魄

你还是要去——找一个诗人

 

如果想进入天堂

和天使们交谈并一起飞翔

你不得不去——找一个诗人

 

但是 所有这些

仍然不能满足你

那吞没宇宙的空洞

要把所有甘苦及甘苦之外遍尝

 

好吧 既然如此

你自己去——做一个诗人吧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那一晚

文:竹雨

 

那晚以后

再也没有见过

有如那夜的月光

皎洁的如同你我的青春

 

那晚以后

再也没能感受过

有如那次月下骑行的曼妙

像风滑行在永昼的光辉里

 

那晚以后

再也不曾有过

如许清澈的欢喜

人心原可以同水晶一样清亮

 

那一晚    我只有你

那一程    你只有我

月光柔柔地将我 也将你包裹

——在同一只透明的蛋里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前生是棵树

文:竹雨


我前生大约是棵树

我打树旁经过

每一片树叶都向我点头致意

 

我前生大约是棵树

每当我走入林子

就如回家一般安静又平和

 

我前生大约是棵树

我靠着树杆歇息

悠悠然它就能听我诉说心事

 

我前生大约是棵树

问那最老的老榆树你可认识

它垂下婆娑的影将我拥入怀中

 

我前生大约是棵树

要不  为什么

我如此深爱脚下的每一寸土地

 

我前生定是一棵树

因为丢失了深深的根须

才来到这茫茫人间追寻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小个子大眼睛圆脸的儿子

文:竹雨

 

小个子大眼睛圆脸的儿子

土地的儿子

他是土地最小的儿子

 

来到人间 沐浴阳光

抚摸麦子 饮马劈柴

在村庄里 仰望天空

 

来到人间 看望人类

吃人间的粮食

喝人间的酒

 

他与人类恋爱

在麦地里徘徊

在土地上彷徨

 

悲伤的泪水洒向人类

快乐的泪水洒向人类

用文字酿造为酒 留下

 

做了七年——诗歌的王

以梦为马匆匆踏过人间

以劈开地方式遁入土地

 

尽管 还有无限眷念

但是 土地在召唤呵

召唤之声 响彻宏宇

 

他要 要回到土地身旁

他呵 只做了二十五年

——人类的儿子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写给爱(三首)

距离

文:竹雨

 

我与海很遥远

但是我能听到它的波涛

我与太阳之间

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

但是我能感知光明爆裂的阵痛

 

我与你近在咫尺

洗发水的味道很香醇

你抬眼望向窗外的云

我却不知道你的心

是在云上飘   还是在雨里哭

如果你愿意

 文:竹雨


如果你愿意

那么

我只为你

——留下春天

把其他季节

全部丢弃

就像丢弃那些

写坏的诗稿

轻轻的揉成团

把它们

统统丢进废纸篓

而后我们

在春天里相爱

在春天里死去

而我们唯一要做的

就是

——把爱开遍春天

就像那

开遍山谷的映山红


在你伞下

 文:竹雨

 

此生

就在你伞下

度我的春秋

那么

外面的风雨霜雪

就与我无关

 

在你的大伞下

另有一片

绮丽天空

只属于

——你和我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我们正渐行渐远

文:竹雨


当森林

被摩天大楼置换

我们失去了

流萤飞舞 鸟鸣嘤嘤

当房屋演变成

层层叠叠中药铺的药匣子模样

匣子里的人们再也难以看到

繁星闪烁 流星划过深黑夜空

当我们目光炯炯

努力追寻遍地的六便士

我们忘记了高悬的明月


人们开始精于算计

人人都成了精算师

算计时间的价值

算计空间的价值

算计爱情的价值

算计亲情的价值

算计婚姻的价值

算计养儿的价值

算计养老的价值

所有的一切都被

赋予了金钱的等值被日夜盘算


交朋友选择有利的

感情是用来长远投资的

我们不再相互依赖

我们也不再彼此信任

我们不再扶起跌倒的老人

我们也不再关注迷失的孩童

甚至不愿给老弱让个座位

我们开始疏离

处处是零距离的孤独

于是我们选择丁克

于是我们选择不婚

于是我们选择了养老院


在无尽的算计中

我们失去了爱的能力

我们正与这个人间

与这个珍贵人间最温暖的爱

——渐行渐远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上班

文:竹雨


月亮开始疲惫

太阳还在东海洗漱

人流汹涌开始泅渡

繁华城市高楼林立

繁华城市班房密布

泅渡到各自的班房

哎  我说的可是那

——上班的  房子

 

这班房与那班房

区别还是可以谈

沙发咖啡档次高

再想想   细琢磨

仿佛也没多大区别

对 对 对

——人们都是自愿

 

一个囚禁身体

一个奴役灵魂

 

也不缺少看守

这看守那看守

那可真是不一样噢

衣冠楚楚笑脸相迎

指甲盖还涂得鲜亮

再想想 细琢磨

——能有多大差异

没错 没错 没错

——人们还是自愿

 

一个怒着看

一个笑着守

 

哎 上班  上班  开始上班

坐自己的班房 上自己的班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巨婴症

文:竹雨

 

这年月 巨婴症

正在 祸害人类

无论如何

这次 不再想

做一缕透明空气

悄悄地吹过

顺便还让你

凉快又惬意

 

可是我没有

教育的义务

你是别人家

生产的巨婴

只想远远地

再也看不见

可是你突然张嘴

喷出那阵雾霾

造成瞬间窒息

差点无法呼吸

 

你依旧一无所知

——瞪着无辜的眼

 

为什么 每次

都纵容你的愚蠢

总把无知当天真

还把粗鲁当直率

这才是真的把你害

只是这种伤害

麻木没有知觉

 

有些好

让人疼 让人痛

医生打针给予治疗

更别说古人刮骨疗伤

可别像个流泪的小孩

哭闹不休  哭闹不休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舟与桥(二首)

小小舟

 文:竹雨


柳恋三月风

莲有擎雨盖

菊在陶公篱前

——醉了清秋

梅不知从哪一年

做了和靖先生的妻

我坐上了一页诗歌的舟

小小的舟载上我悠悠的游

小小桥

 文:竹雨


你是一架

无名的桥 为了

让小兽通过

让人类通过

 

你弓起身体

让身下的溪水通过

你把安静的岁月相连

让苔藓从桥东漫过桥西

 

你是光阴的虹

让野草和小花

在你身体安了家

古老藤蔓是你婆娑的须发

 

你在时光里默然相候

——这些往返起落的生命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结婚

文:竹雨

 

因为欣赏着优点

相互吸引彼此相恋

因为发现了缺点

相互生厌产生疏离

 

直到把厌倦

慢慢冲刷成平淡

直到把柴米油盐

过成细碎的日子

 

因为日子

所有优秀演绎成平凡

因为平凡

不堪与丑陋悄然转变

成为可以接受的习惯

 

这就是自由婚姻

——不变的历程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叶签

文:竹雨

 

翻开旧书

一片褐色的叶签

飘然落在书桌

把它托于掌心 脉络清晰

——有如一幅精美的素描

 

它幽幽地吐给我

一丝久睡的气息

是我惊了它的酣梦

它说没有关系

它已睡了太久

 

此时此刻

正想找个人儿

与它说个话儿

于是我微笑着听它

讲述些细碎的故事

 

它曾和风儿一起歌唱

蝉鸣不休的夏天

它常常和雨水嬉戏

它安抚过劳累的蜂受伤的蝶

一只七彩瓢虫曾经把它守护

 

它和姐妹们都暗恋阳光

希望得到阳光的倾心

努力的朝着阳光生长

常常把最美的露珠相送

 

那只可爱的百灵鸟

做了它好久的邻居

与它共同经历暴雨的洗礼

常常向它显摆美妙的歌喉

 

它说着说着

一脸幸福陶醉的模样

就是凄风冷雨

那也全都是它的朋友

 

那个秋末它离了枝

本是要回它的故里

却被我请到了家里

陪了我许多个昏晓

 

直到那个冬日午后

我把它放在这本书里

它成了我的一枚书签

欣赏以后 许久没人打扰

它就这样沉沉得睡去

 

我说对不起

太久没有把你想起

它说每一片叶都爱过恋过

它说每一片叶都要

经受寂寞孤独

 

因为我的邀请

它告别了兄弟姐妹

因此也慢一步经受枯朽

我忙说我不会把它抛弃

 

它噗哧一声轻笑

好愚痴的人儿啊

你同我一样 迟早

那一天都会来临

 

捧着它  我沉思良久

默默地把它再度收藏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春天的小情话

文:竹雨

一、

 

杜娟红的时候山笑了

溪水涨的时候春到了

东屋的茶香飘出窗棂

那一定是——你来了

我的脸 几时红成了杜娟

 

二、

 

绿叶总也忘不了太阳

就像我怎能忘记月光

春天不能没有雨水啊

就像我总也离不开你

相依春天还要相携冬季

 

三、

 

风柔了   阳光就暖了

溪水与小鸟开始欢唱

轻盈盈的步子踏在三月

三月是属于花儿的季节

而你却是我今生的三月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痛之续篇二首

痛之不离

文:竹雨


三月

花事开始喧嚣

蝶舞 蜂忙 绿染了枝

我的痛 您在这里

已经 威武了一个冬季

现在 日暖风和了

为何 您还不准备离开

难道 您要

您要 在我脊背长住不走

是否 您也想趁此春光生根发芽

是否 您还要开出痛的花朵来

您是 想用我的肉与血把花朵喂养

然后 您就欣欣然结出痛的果子来吗

 

痛之不弃

文:竹雨

 

因为疼痛

它对我的不离不弃

我请来烈酒相助

不顾口腔强烈地抗议

用酒之烈烧灼了口腔和食道

辛辣之后 痛大约是醉了

我开始看书写文听音乐

还能用心轻轻地歌唱

放下痛做些喜欢的事

回头看看酣睡的痛

我摇摇头 笑了

—— 您这个粘人的老朋友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哥哥呀 我累了

文:竹雨

 

哥哥呀 我累了

我不要再跋涉

荆棘又多又密

你忘记了我

只有一双空空的手

伤口结了痂又划开

我想你软软的唇给我暖

 

哥哥呀 我累了

我不想再追逐那云彩

就让它远去吧

而我就此躺下

在青青的翠竹之下

听听小竹笋

从身下钻出大地的声响

 

哥哥呀 我累了

我不要再奔跑

山那边的村庄已飘出暮色

我愿就此躺下

如那片叶落在泥土

就此静静地沉寂

我与它各自抖落一身疲倦

 

哥哥呀 我累了

我不要再漂泊不息

天空又高又冷

我的翎羽又薄又稀

且让我躺上这大地的床

你看 黎明还是很遥远

又没有星星相伴

风已经追过我跑向更远的黑

 

哥哥呀 今夜

我不寻找星 不仰望月

也不祈求明天的太阳

就让我枕着你的膝

在你怀里——睡得深沉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向往

文:竹雨

 

我在白日的光明里

做一些虚空的梦

你在黑夜的阴影里

努力打通到达光明的路

背负着沉重艰辛和苦痛

我羡慕你生命的含意

你仰望我在光明里的幸福

我却忘却了幸福的模样

黑夜向往着光明

光明却常常在平凡里虚度




江南人和雨

文:竹雨

 

有解不开的情节

是拆不散的眷侣

迷恋与嫌弃同行

爱与恨相互纠缠

 

迷它的柔情蜜意

嫌它的无休无止

爱它的波澜不惊润物无声

恨它的絮絮叨叨房前屋后

 

可是 久居北方的江南人

对它 只剩下无尽的思念

 

在绵绵的雨中撑起花伞

在密密的雨中撩拨情丝

在雨巷里踏响青石的歌

在荷塘里点亮青莲的梦

 

想它亲吻大地的温存

想它滋养万物的无私

想它涤荡纤尘的无畏

想它在黑夜里唱给失眠者的歌

 

又一个 北方的晚上

又一个 江南的雨夜

江南雨 绵密而悠长

——湿了北漂者的清梦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我的云彩没有来

文:竹雨

 

到窗边望了又望

茶喝了一盏又一盏

书翻了一页再一页

乐曲滚动播放了几回回

等候的云彩你还是没有来

 

今天呵 你可是不来了

太阳红了脸儿已经西垂

最后一丝光彩 带着叹息离去

路灯招摇的亮起

走过的是寂寂的归人

 

是茶还不够味

是书还不够香

是乐曲还不够曼妙

是我期待的心儿

——还不足够虔诚

可是 我雪白雪白的书笺

只期待你来留下芳容一抹

 

我的云彩 今天为何没有来

我的云彩 你还在哪片天空徘徊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痛之肆意

文:竹雨

在脊背上

顺着肩胛攀升

爬过消瘦的胳臂

漫过指尖 我沉下去

沉入痛苦黑黑的深井

 

它要影响我思维

它想让心也开始抽搐

合上眼 整个人就将

活在 疼痛的漩涡里

 

痛在施展它的魔法

把整个我 囫囵地

丢在 一口大锅里

煎熬 咕咕地冒出泡

我即将失去了我

 

蒸着 煮着 熬着

冷热交融的白气袅袅

最后 熬制成一盘

黑色料理  阴险在笑

它从容地撒下黑胡椒

 

痛 逼迫我 吞下

我 端起盘 掀翻

那些料理开始围绕我游走

渐渐游走成一条黑蛇

突然就钻入脚踝我惊惧

 

它没给我呼喊的机会

已经在我血脉中消融

为了表达我的蔑视

开始笑 大笑 笑出了泪

泪在闪烁笑的光亮

 

痛 在眼前兀自碎裂

成尘 风化 它饶恕我了吗

 

那条蛇已在我血脉中睡去

微笑能延长它睡眠时间

平静可以让它睡的安宁

可是只有歌唱 歌唱的生命

——才能让它长睡不醒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善良的长矛

文:竹雨


怯弱和善良是朋友

怯弱恐惧于邪恶的恶

一不小心被邪恶奴役

善良想拉他一把

向他伸出善良的手

怯弱因为怯弱

——咬伤了善良的手

善良很疼 伤口流血

善良笑了笑 擦擦伤口

拿来盔甲与长矛

赶跑邪恶救了怯弱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你是我尘世的暖

文:竹雨

 

悲伤的时候

我与你诉说

你安抚我的伤

你慰藉我的痛

你让我慢慢平静

你让我渐渐安宁

让悲伤的心 走出幽暗的谷底

 

欢乐的时候

我与你唠叨

你让快乐更加鲜亮

你让欢欣丰满而圆润

你让美好更加美好

你让幸福更加幸福

让欢乐 从这里奔向每一个人类

 

寂寞的时候

我与你交谈

我的纯洁

我的善良

我敞亮无辜的胸膛

你从不亵渎

从不蔑视和欺骗

让寂寞的心 生出希望的翅翼

 

孤独的时候

我与你倾述

你用无垠的广接纳我

接纳我裸露的真实

接纳我质朴的笨拙

接纳我的颠痴疯魔

并且一次又一次

治愈这漂泊无依的灵魂

 

在你身旁

才有无限的依恋

在你身旁

从此  不再日夜彷徨

这漂泊无依的尘世

你是灵魂温暖的栖所

——你是天使留在人间暖暖的绒羽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为了它我屈从于白天

文:竹雨

 

工作

埋葬了白天

为何

还需夜晚陪葬

不 不 不

 

夜晚

孤独的夜晚

要用它养育灵魂

我陪它歌 它伴我泣

我与它

在黑色的光明里共舞

 

看它生长的模样

看它在黑暗里开出花朵

轻嗅它在夜色里弥漫的馨香

它慰藉我 我安抚它

我与它一起

在人生的起伏里寂灭又重生

 

它在肉身里居住

它在静夜里生长

 

为了它

我屈从于无数的白天

为了它

我俯首于每一个夜晚

 

——肉身只是灵魂暂时居所,无需豪华,只需静好。如果因为居所而让居者憔悴、甚至死亡,那是本末倒至,一具行走的尸体,居所如何奢华,都将毫无意义。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我们

文:竹雨

 

多么奇妙

能来到这人间

还能来到

这片东方的土地

 

我没有

前生的记忆

也望不见

迢迢的来生

 

但是现在 此刻

你 就站在眼前

气息温暖并辐射过来

我潮湿的手 在你手心

握着 任督通畅

 

你的影 覆在我身上

月光下 我们

仰望苍穹

解读星星的密码

风从你前额滑落我睫毛

 

没有言语 

无需语言

昆虫的交响乐盛大

幸福在一旁

悄悄地看着

我们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思念是永久的疼

文:竹雨

 

城市将我围绕

高楼把我环抱

我被自己囚禁

囚在高楼层叠的笼里

 

尽管有打开笼门的钥匙

尽管没有一个人来看守

我还是 义无反顾

乖乖儿得 把自己囚禁

 

这文明的笼

厌烦又嫌弃

像那只久居的笼鸟

在笼外飞了几圈叫了几嗓

又一头钻回笼里吃食安眠

 

可是 无论如何

也无法囚禁思念

它时时飞向遥远村庄

在飘起炊烟的村庄上空徘徊

在村庄墙头 听鸡鸣闻犬吠

 

思念飞上

甘蔗林里 农夫的前额

看他黝黑的褶皱发着太阳的光亮

听他们收获时发出阵阵欢笑

扑向芳草萋萋的大地

贪婪地吮吸泥土的气息

 

一边贪享着城市的便利

一边思念着村庄的幽静

一边接受着城市的文明

一边依恋着村庄的安宁

 

在城市里

拥有了许多得到了不少

我在这里赖以过活

繁华与孤独和平相处

喧嚣与冷漠紧紧相依

与城市相濡以沫

却无法和村庄相忘江湖

 

它的炊烟  它的安宁

它蓝蓝的天空 黑黑的土地

它静静的小桥 悠悠的流水

还有那无拘无束的欢声笑语

这些失去 再也无从找回

 

思念是给我唯一的慰藉

思念是我心中永久的疼

文:徐建英  图:来源网络

显示更多内容